并没有多少人愿意放弃一元钱的公交车而去坐出租车

2020-06-04 09:49:12

离她与我分开的日子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今天我再一次碰到与她相似的女生。这也是我第三次碰到这种情况了,我不清楚自己是否已经产生幻觉,以至于我连忘记她的勇气都没有。 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和她相遇的地方,那个季节正值夏秋交替的时刻,天气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炎夏的余热,大部分温度已经被潇潇的秋瑟带走了不少。我站在校园门口等着室友给我送钥匙以便回寝室开门,而我也只好在微风中默默的等待着。熟练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但是一条关于自己的信息都没有,于是我又便把手机放了回去还是四处张望,路对面的出租车司机还在尽力的吆喝着要不要带那些去往市区的学生一程,不过看来,最近的生意不是太好,并没有多少人愿意放弃一元钱的公交车而去坐出租车。芷寇本草染发剂站台右边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小贩在卖着水果,虽然我一眼就看出那是些品相不好而且过季的水果来坑一些自以为是的学生。反而是这些小贩从早到晚的生意没怎么停过,来来往往的学生都会买个一两个水果,或给女朋友,或带回寝室慢慢品味。我在门口等的有点着急了于是便打了个电话催促着那一头的人速度快一点。这时候一辆车从我身边经过,四面车窗都是紧闭的,贴着黑色的反光贴纸,我余光扫了一眼隐约看到车里面只有一男一女两人,像是父女。正正好好从我面前经过时能听见里面两人似乎在争执些什么,不过我的心情也打断了我的好奇心,并没有继续关注下去,这时车窗突然打开,女生从里面往外使劲扔了一个东西,然后开门下车带着买的一套芷寇本草染发剂便立即跑掉了。我顺着她抛出的轨迹寻了过去,只发现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捡起后再跑过去时,两个人也早已不见了。不过还好,在她跑出去的一瞬间我敏锐的双眼捕捉到了她的面容,以我的能力找到她应该问题不大。回到原地后一分钟的我终于看到了等待已久的钥匙。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我纠结着是否要打开盒子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不过由于我比较尊重他人,我最后还是放弃了打开这个盒子。第二天清晨,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睡到自然醒的我去食堂买点早餐,还没进门,我就一眼看到了那个她。她似乎也是像在等着我一样。我过去不好意思的打了一声招呼,而她却很直接的问道盒子是不是在我这。我搪塞了一下,没有直接给出是或不是的答案。芷寇本草染发剂我说你请我吃一顿早餐就告诉你。之后我们交谈甚欢,在一起的时间也非常快乐。不过直到分手那一天,她也没告诉我盒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